主题: 浙江奉化至少有35处危楼 多处危房仍在住人

  • ?爱TA成瘾 か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11664
  • 回复:0
  • 发表于:2014/4/6 9:40:51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土旗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导读:浙江奉化居敬小区29幢楼房倒塌不是一个偶然事件。北京青年报记者在当地调查中发现,“危楼”不仅是倒塌的这一幢,同社区的其他楼、同街道的其他社区,还有许多楼房或出现安全隐患,或已被评定为C或D级危房。而据记者调查,这样的危房在奉化市目前至少还有35处。

危楼曾经多次检测仍“能住三五年”

4月4日上午8点45分,对于奉化市锦屏街道居敬社区里的那一声巨响,不同方向目击者有略微不同的描述。有的人形容这次倒塌像“地震”,有的人听到了疑似鞭炮声的“噼里啪啦”,有的人觉得它的坍塌像麻将牌倒下一样,有的人视线则被浮起的漫天灰尘遮住——至今还没能从那阴影里走出。

废墟下面曾掩埋的7名受困者,分别来自于二楼、三楼和五楼的5个住户,其中307和507室都是两名家庭成员同时遭遇事故。来自307室的两名受困人员中,21岁的女大学生沈某已经由于长时间压迫而截肢,同室的68岁外婆则已于一天前不幸遇难;来自507室的吕王夫妇二人现在双双躺在奉化人民医院里,胸腹和左膝受到外伤的吕先生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表示,目前两人身体恢复状况良好,但“心理上始终过不去”。

居敬路29幢,这个五层楼的一个半单元就此垮塌,如今留在那里的半扇楼体(断面整齐如刀切)以及一堆废墟,曾经属于当地的一项“样板工程”,被称为“严格按照规范进行规划建设”。但当地居民却有着不同的居住体验。

此前媒体报道的“倒塌前一天还被鉴定为可住三五年”并不是一次巧合。据居敬路33幢的多位居民表示,29幢的质量问题在最近两天开始愈发凸显:地板拱起、门窗(由于墙体变形)关不上、墙上裂缝变大、有沙子滑落。4月3日曾有危房检测机构被邀请前来,结果得出了“还能住三五年”的评定。此前1月份时,29幢曾经被评定为“C级危房”,属于只需加固的“局部危房”。奉化方面昨天回应说,做出该检测结果的是浙江建院建设检测有限公司。

33幢的俞先生和35幢蒋女士都听说,4月4日一早7时许,29幢有居民再次拨打市长电话反映房屋问题,但无人接听。“8点多,那个楼内4单元一家住户里,有个小男孩正在吃奶奶做的早餐,说‘看到墙上有沙子掉下来’而拽着奶奶走出楼门。结果没一会儿房子就倒掉了。”俞先生说。

附近居民无不后怕:如果坍塌的时间往前错一个小时,还未及上班、上学的大量居民将命运难测。

还有多处危房仍在住人

4日晚,居敬路27、29、31幢和长岭路28、32、36幢这6个楼的居民被临时转移,他们拿到了市政府的4天的临时安置金。

但余下的居民无眠了,特别是与事发29幢“同一地块、同一时间、由同一开发商”建起来的居敬路33幢和35幢。4日晚10点,居敬社区委员会的门口被几十名居民围堵住,情绪激动的住户要求自己的房屋问题也能得到解决。

住在35幢308的蒋女士称家里的房子在去年就开裂,从五楼开始往下裂了一道缝,可以伸进两根手指;去年下半年他们自己找人用水泥将其抹上,但现在仍然由于墙体变形导致窗户打不开。“手一碰墙皮会掉,可以看到砖。很多人反映说墙面上钉不进钉子,全是沙子流出来,松松的。”蒋女士说。

据悉,居敬社区的27、29、31、33、35这五幢楼属于同一地块,由奉化市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1994年建成。此前媒体通过工商系统查知,这家房地产公司成立于1992年,其企业经营状态已经成为“吊销未注销”。

据悉,由于地势偏低的缘故,去年“菲特”台风过境后曾经致使居敬社区部分楼体泡水。“我们晚上来反映了一次没有得到回复,但回家后看到那几栋楼都黑着,像鬼城一样,害怕就又回来要说法了。”蒋女士说。另一名男士用矿泉水瓶子敲击着办事柜台说:“这样的房子我们没有胆子住的。”

4月5日,家住33幢的俞先生对记者表示,自从1995年年初入住居敬社区以来,他在这里“住了19年申诉了19年”。据描述,俞家刚入住不到一个月即阳台漏雨,当时他们找来了奉化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,对方予以修补。如此问题往复发作几次,直到1999年,开发商突然表示“三年保修期已过了”。“这又不是买个电饭煲,还要三年保修期的?”俞先生说。记者看到该幢楼房的西南角外墙出现较大的裂痕,这正是俞家所在的方位。

问题还不仅存在于居敬社区里。该社区南边仅一条马路之隔,同属于锦屏街道地区的“庄山社区”,其中的5弄11幢现在已经人去楼空,去年这幢房子出现了倾斜、沉降,随后被鉴定为D级危房,不能居住。目前居民已经被安置到了其他社区。记者昨天在现场看到,11幢楼体的左侧露出了钢筋,且呈压弯状。据一位从事过建筑业的居民介绍,这样粗细的钢筋一眼便知“未达标”,且没有按照行业标准深嵌入混凝土2厘米。记者了解到,这幢楼房的开发商是奉化城建开发总公司,设计和施工单位分别是奉化建筑设计院以及奉化建筑装潢实业公司。

附近的危楼情况还不仅如此。据悉,在同属于锦屏街道的另一社区——东门社区里,城基路24、26幢两座楼房在5年前就被鉴定为C级危房,但始终没有得到加固措施;另据媒体公开报道,2009年9月5日凌晨2点多,锦屏街道南门社区西溪路一幢5层居民楼突然倒塌,所幸之前住户已全部转移。当时事故的鉴定结果显示房屋倒塌的主要原因是施工质量差,责任人受到了处理。

昨日奉化市市委宣传部的负责人向记者表示,目前居敬社区29幢倒塌事故,原因仍待调查,责任尚未被认定。

奉化数十处危房还在统计中

庄山社区居委会的负责人表示,该地区所有危房的情况由各社区统计上报到锦屏街道办事处,再由街道方面交付奉化市房管中心统一处理。

昨日下午,奉化市房管中心处在一片忙乱中。在四层的“房屋安全鉴定办公室”内,工作人员正在忙于整理目前全市危房的资料,以便“专家进行进一步研究评定”。

在一份共4页的“在册危险房屋安全登记汇总表”中,前3页共记载着奉化市一共35处危房,填表日期为3月31日。其中“D级危房”12处,其余为“C级危房”。除了此次事发地锦屏街道之外,危房还分布在西口镇、江口街道、西坞街道、岳林街道、桑园新村、中塔路、东门路等多个地区。这些危房的结构包括砖混、砖木、木结构;35处危房中,共9处房屋的建设年份为“解放前”。另外,锦屏街道的“中塔路27-28”和“南山路62号”修建于2000年以后。

正在为每一户整理档案的工作人员表示,目前房管中心正准备重新对这些危房进行排查检测。而对于检测机构的相关问题,对方未予回答。

一份对“奉化市花园新村20幢”的《房屋安全鉴定报告》显示,在2011年6月20日曾对该房屋进行安全鉴定的,就是奉化市房屋安全鉴定办公室。工作人员没有回答关于鉴定机构的权威问题,称奉化市(县级)、宁波市以及省级的各鉴定机构并不存在权威性上的高低,只存在鉴定标准的不同。

据悉,奉化市人民政府办公室昨日给各相关单位下达了文件——“关于立即组织开展全市危旧房屋安全生产大排查大整治的紧急通知”,其中要求以“使用年限接近或超过20年的房屋”、“尚未解危的危房”等作为检查重点。奉化市一时间陷入了一场与危房作战的运动中。

伤情快递

最后脱险女孩昨做截肢手术

昨日早上7点左右,在浙江奉化居敬小区塌楼事件中被埋9个小时、最后一个脱险的女孩沈某,因挤压造成腿部伤势严重,不得不进行了左下肢截肢手术。而她的外婆,则已在4日下午成为此次坍塌事件唯一的罹难者。

4月4日下午6点前,对居敬小区29幢废墟下7名被困人员的救援工作告一段落,但最后一名得救的受困女孩沈某以及她的家庭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。

据悉,21岁的沈某平日在杭州上大学,在清明节放假期间回到了居敬路29幢307室里,和68岁的外婆陈某同住。4日坍塌事故发生后祖孙两人一同被掩埋。外婆伤势严重,被诊断为头胸腹四肢多发性外伤,已于4日15时经抢救无效死亡。沈某则被送入奉化李惠利医院进行进一步救治,结果被诊断为“双下肢挤压综合征”,经医院专家以及上海相关专家进行会诊,于昨日早晨接受了左腿截肢手术。目前根据奉化官方微博的消息,来自上海、杭州的专家正在会诊,争取保住她的右腿。

另外,奉化方面已向房屋坍塌事件其他涉及人员发放了暂时安置费,其中坍塌的29幢40户居民,每户发放3000元慰问金,另外发放每人3000元暂时安置费;周边5幢居民楼发放每人暂时安置费600元。对“确实有困难无法解决住宿的家庭”,奉化方面将为其安排奉化大酒店,作为临时安置点。

新闻核心

检测评估报告显示:29幢“不能够满足正常使用要求”

昨日,记者拿到了一份《奉化市居敬路29幢房屋工程质量检测评估报告》,该检测报告,由浙江建院建设检测有限公司在今年1月17日做出,这则长达27页的报告,得出了居敬路29幢“不能够满足正常使用要求”的结论,将该幢房屋评定为C级,且建议对房屋尽快采取加固措施,以确保安全使用。

报告显示,检测机构于2013年12月深入到居敬路29幢,对各住户居室情况进行检测,其中有“结构性裂缝”、“隔墙与楼板脱开裂缝”、“砖受压碎裂”、“钢筋受力弯曲并锈蚀”,且有楼体倾斜等情况,报告称“部分业主几经转手和装修,对房屋进行重新改造,承重墙拆除后没有补强处理”。

在按“承载能力”、“构造和连接”、“地基基础”等项目分别对安全性进行评定后,报告做出结论:“该房屋墙体强度、梁柱混凝土强度达不到设计要求”,不过“房屋倾斜率未超过规范允许要求”,建议“请有资质的加固公司对墙体裂缝进行修缮处理,对钢筋锈蚀、混凝土风化部位进行加筋并注浆修复”。

最后检测报告提醒道,该房屋还在缓慢变化中,如果倾斜率达到一定值,则应撤离人员、采取措施,确保人民生命财产安全。
   本文转自腾讯新闻网